瞎几把画画讲相声
请扩我qwq1753635104来找我玩啊mafutin/es/小英雄/月歌
凛绪/出胜/泉真/Leo司/零晃/数字松/吸咔日常and透明日常

〖mafutin〗happy new year

*here依旧是很重要的就算没人食用也要写的食用须知qaqqqqqqqq

*年初元旦假期憋在家里不想写作业然而写文瓶颈期的产物!

*勿代三ooc严重重要的事情说一遍就够!

*才没有什么怨念呢。读完大喊什么鬼系列。

*谨慎点顺便无比短小顺便真的很瓶颈啊时间过了也不太带感什么的啊我爱mafutin以上!

*诶多好啰嗦啊我总之会继续努力【鞠躬】请吃【张嘴

happy new year                                                              2016-1-2 02:52

 

>>> 

  新年快乐,属于任何人的祝福。

任何人的限定范围包括曾经,现在,未来吗?

——让冰冷远去的灵魂感受到温暖呵护的世界是这里吗?

>>>  

大街被橙红色的幸福铺满,不少可爱的猴子玩偶出没在各个角落,成群结队的年轻人们激动地冲入一家家商场酒吧,大屏幕上不断放出“2016也请多多关照☆”的少女偶像的致辞,手机同时被各种倒计时刷屏,整个世界洋溢着迎接新年的喜悦。

  Akatin趴在床上,依旧如往常那样熊气十足地发着推特,诉说着有关16年的种种祝福,小心翼翼地写着内心的期盼。午后的冬阳打在他的红发上,显得耀眼而温暖。

  十二点整。

他伸展开被白色毛衣覆盖着的双臂,悠悠地伸了个懒腰,便起身去了厨房准备自己的新年午餐。

  往平底锅里浸了一层橄榄油,将事先准备好的鱼平放进去,加点葱花,依次放入盐、酱油、调味料,翻个面继续煎一会儿,就随便地收了工,置在盘子里。垫着脚取出在酒柜最上方的一瓶未曾开封过的红酒,双手紧握启瓶器,用力扭开木塞,白皙的手指触及红棕色的瓶身,倾斜,祖母绿色的眼眸看着葡红色液体缓缓流入精致的透明高腰杯中。Akatin看着这些,手抚下巴,一脚有节奏地点着地,恍惚之间,总觉得少些什么。

  『呐,tin桑要多喝些牛奶才能长高哦~来张嘴——啊』

『吵死啦,不要拿哄小孩子的话来骗我啊baka······』

『大魔法使的话总是有道理的。』

『baka。这样真的很傻。』

  睫毛扑闪,回忆的片段如光般闪过。大脑还未做出反应,身体早已奔向冰箱前,翻出一盒牛奶,灌入口中,强迫着自己的喉咙接受这令人不适的味道,冰冷的液体顺着食管钻进心里。由于过大的冲击力,红酒在空中泛起一片涟漪,溢出的红渲染在白色桌布之上,宛如那人的瞳孔。

>>> 

  下午四点十五分,akatin坐在书桌前,有模有样地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将线头穿进细小的针孔,手指翻动,轻轻地在末端打个结,哼着曲子,令针线在布与布之间进进出出。

  他将粉丝画的akatin猴顽皮的样子缝在表情痴萌的晴天娃娃身上。偶尔针尖不小心碰到手指,血液瞬间聚成珠状,伸出舌尖轻舔一下,血便在舌尖漫开,akatin继续投入缝纫工作。

>>> 

  傍晚六点三十三分,akatin揉着眼睛走到客厅,将晴天娃娃放在几天前做好的精致纸袋中。够下挂在衣架上的红色围巾,脸深深地埋入毛线之间,坐在那人曾睡过的沙发上,听着时钟指针“嘀嗒嘀嗒”地走,轻易地就能唤起内心深处那些时光的记忆。

  『前些年的跨年夜怎么过的呢?』

  他和那人从早上开始,就拿出同样对于音乐无比的热情录着能令人循环不停的歌曲,他偶尔恶作剧版地发出奇怪声响,那人总是温柔的笑着说他,阳光映在那人银白色的发上,镀上一层金色的光辉。Mix、投稿,发推后,二人便一起喝些小酒,看着晚会,和朋友们打着哈哈,相拥入眠。

  『去年,那人还在吗?』

  不知何时开始,那人渐渐和他疏远,不再合唱、很少互动。跨年夜他和友人卧在ktv聚会,看着那人和前辈的合唱投稿,他霸占了麦克唱着未完的心愿。每一句到那人该唱的地方,空出来也好,模仿着那人的声音也罢,他从未如此投入。“akatin只有唱他的歌才会如此认真不熊吧!”

为什么不再联系我了呢?

是不是我唱得还不够好长得没有前辈帅气性格太麻烦?

曾经的约定你还记得吗?

你也有自己的路我不能总是缠着你我会努力的。

你也一定很忙吧忙到要忘记我这个人。

你也一定很想让我消失吧,或许早就不在意了。

可是为什么别人还要一次又一次地提起,我还要努力地去笑着应答。

我不敢再去想你。

『今年。』

连“想”的机会也失去了吧。

>>> 

是时候了。晚上十点十八分,akatin套上大衣关掉手机带着东西走出了家门。

人们聚集在广场,等待着烟花的绽放,兴奋地与世界一起度过一年最后余下的几个小时。夜空格外透亮,星光闪烁,抬头望去是无尽的星海以及对面遥远的宇宙之外。空气不因人们的聚集而污浊,依旧清新,akatin呼着白气,进了家周边店买了些东西,又放入纸袋。街上不知何时裹上了白,残留着几片枯叶的树梢堆积着雪,倏而滑落下来,砸到过路行人,这时候换来的竟不是平日的咒骂,而是轻松的笑声。

路过的商店中电脑所播放的列表会传来那人的歌声,依旧完美得令人驻足。不少商品上的条形码标志总是令akatin想起那人的脸,暖白色也无处不在,雪、商品、装饰······

怎么办啊,世界上到处都有你的气息。

>>> 

  穿过人群,akatin继续向远方走去。陌生的人们也互相道着“新年快乐”,让人罕见地觉得世界是如此地亲切,心底也难免会生出些温暖,这份温暖就这样传递着。

  临近零点。

>>> 

  蹲下身,akatin轻抚着照片上那人的脸,唱着自己心爱的歌曲,清亮的少年音响彻在空旷的墓地上。

  那人天生体质弱,去年下半年得了病便远离了尘世喧嚣。Akatin是最后知道的,无法描述当时的感觉,那种失去了信念的感觉。

  Akatin把纸袋放在墓碑前。

『将新年特别制作的teru送给你,给你你最喜欢的点兔周边,每天都还有在认真听你的话,也有认真继续着梦想。』

“无论你变成什么模样,我都会陪在你身旁。”随着歌声,akatin取出围巾,围在墓碑上,还带着回忆的气息与暖人的记忆。

『就这样,将我所有的温暖,捎过去吧。』

“五、四、三、二、一······”零点钟声的敲响,烟花在夜中绚烂,祖母绿色的瞳孔与火红色的发映在花火灿烂的夜空,温暖明亮又充满希望。

 

“新年快乐,mafu君。”

>>> 

  任何人,没有任何什么特殊的限定。

  ——流转在世的那些温暖心意,一定能够传达到它们所该归属的地方,使灵魂不再冰冷孤寂。

 


评论
热度 ( 12 )

© Thousand | Powered by LOFTER